600岁的紫禁城

紫禁城规模恢廓,意象深远,在我国乃至世界文化遗产中具有突出、重大、丰富的历史价值。在600年的传承中,尤其是在成为故宫博物院的95年,其所承载的优秀传统文化一直滋养着大众的心灵,坚定着我们的文化自信。本版特刊发一组文章,讲述一直呵护这一民族瑰宝的人与事。

紫禁城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木结构建筑群,也是中国古代宫城礼仪制度的集大成者。从1420年明永乐十八年建成算起,紫禁城已有600年的历史。

600年,即使放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是一个“长时段”,况且这600年还是人类历史变化最快的几百年。紫禁城完成了从前朝后庭的家国天下到人民共享共有的博物院的转换,实现了从明清两朝皇宫到世界文化遗产的跨越,一次次走向重生。

展厅有一组建筑构件来自安徽凤阳的明中都,生动的龙纹勾头、凤纹滴水和巨大的石望柱栏板,还有显示制作方的铭文砖。明中都是朱元璋在其家乡建设的“理想”都城,与南京、北京并称为“明初三都”。

紫禁城见证了康乾盛世,也见证了晚清的腐朽与灭亡,在时代的变迁中迎来新生。

永乐四年(1406)明成祖朱棣下诏,“明年五月建北京宫殿”。“以百万之众,终岁在官供役”,历经14年,至永乐十八年(1420),凝结无数人智慧的紫禁城竣工,其“规制悉如南京,而高敞壮丽过之”。明成祖之后又多有增补,尤以嘉靖时期扩建最多。

午门正楼展厅主题为“有容乃大”,时段界定在清代,讲述清朝在不改变总体布局的基础上如何修修补补,形成今日紫禁城的基本格局,而每一次改变都为我们留下了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的烙印。

廉思课题组撰写的《大学生公众急救认知与校园AED普及状况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58.13%的被调查大学生最担心罹患的疾病是心肌炎/心源性猝死综合征,远高于对其他疾病的担心;在所有急救知识类别中,61.46%的被调查大学生表示最想了解心肺复苏知识;认为学校“非常有必要”和“比较有必要”组织学生系统学习心肺复苏相关知识的受调查者占比达到了92.57%,但能完全掌握心肺复苏知识者仅占4.86%。

“除此之外,年轻人经常熬夜,有吸烟、喝酒等不良生活习惯的比例高,加之生活节奏快,工作学习压力大,使得电解质或酸解平衡紊乱、应激或情绪波动的情况频发。”胡志成说。

观众被展厅特意展出的一组太和殿走兽所吸引。它们依次排列为骑凤仙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押鱼、獬豸、斗牛、行什。故宫其它殿宇的走兽按等级有三、五、七、九的单数组合,只有太和殿例外。

皇家建筑与民间建筑相比,一大特点是内檐装饰极尽奢华,紫禁城里尤以乾隆花园为代表,展厅展出了萃赏楼、三友轩、符望阁、倦勤斋的一些装饰物。符望阁的内檐装修工艺是乾隆时期江南工艺的代表,集中了木雕、双面绣、竹丝镶嵌、珐琅、雕漆、软硬螺钿、玉雕等高级工艺,并且打破器物的界限,铺陈扩张到整个室内空间。符望阁南侧的须弥座上的三槽漆纱彩绘夹纱隔扇看起来并不亮丽,但技术含量颇高。用桑蚕丝绞织成纱芯,双面满贴金箔,经纬线之间透空,再用桑皮纸镂出完整图案,以朱漆为黏合剂,贴满金箔,接着用疏密不一的金银粉描出深浅变化的色彩,还要用红金金箔勾出轮廓。以纱芯层为中心,上下各有纸样层、贴金层、打底层、晕染层、勾线层,繁复之至。

600岁紫禁城的最新记忆正由一帧帧我们与角楼、太和殿的合影拼成。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说,这个展览,相当于参观紫禁城的“序厅”,了解了昔日紫禁城、今日之故宫的发展脉络,再去看那些建筑,想想其背后的历史,看看其蕴含的生生不息的活力,一定会有与过去不同的感受,也一定会更爱这座青春不老的紫禁城。

站在景山的万春亭,晴天时可以清晰看到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的北京中轴线,而贯穿紫禁城的这一段,串起重重宫门广庭、越过错落有致的金色琉璃屋顶,两端与之高度重合,成就了北京城最令人赞叹的对称美。

不良生活习惯增加青年猝死概率,“黄金4分钟”内成功被救者存活率可达32%

“若在医疗机构以外或无除颤设备的地方发现有心脏骤停者,应立即呼救,同时迅速开始徒手进行心肺复苏;若在医疗机构内或有除颤设备的地方,应迅速获取除颤仪,检查患者心律情况,如符合除颤指征则立即除颤,力争使患者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最有效的救治,提高患者生还率。”胡志成说。

超九成受调查者希望学习心肺复苏知识,能完全掌握者不足5%

廉思表示,要使AED有效发挥作用,社会中的各类群体都应当通力合作,共同努力为国内急救事业作贡献。他建议,应加强急救知识的宣传教育工作;不断创新和拓展多元化、多样化形式的教育与培训方式;建立、健全国家层面的急救相关法律法规,鼓励公众见义勇为;积极推广配置AED设备,加速急救观念普及和催化青年群体救援意愿。“高校与教育部门应当充当好宣传者与启蒙者的角色;各级医疗、红十字会等相关部门,充当好反馈者与守卫者的角色;政府机关、司法机关,充当好保障者和立法者的角色,助推当代青年群体在国民安全与急救健康素养方面的提升”。

这其中有多少你不知道的前因后果?当我们从正门洞进入并登上午门时,《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向你打开这些尘封的历史,讲述那些还未远去的故事。

1953年故宫组建了专门的古建维修队,在10年间完成了430多项工程,使故宫16万平方米古建筑得到了不同规模的修缮。1957年,故宫开始率先在古代木建筑中安装避雷针。70年代末,对电力、热力系统进行改善,消除了很多安全隐患。我们在展览中可以见到“平安故宫”走过的每一步。

明中都于洪武二年诏建,“宫阙如京师之制”,号称九万名百工技艺尽在凤阳,天下名材聚于斯。然而洪武八年却罢建,至罢建时已“功将完成”。今天我们在凤阳还可以看到明中都外城、皇城、宫城三城环套的标准轮廓。2018年度故宫考古人员在这里发掘了承天门和外金水桥遗址。明中都的外金水桥由7座桥基组成,中间组三座正对午门中间的三座门洞;两侧各有一组,每组两座,各自正对午门的两观。7座桥均为单孔砖券桥,券石间以卯榫扣合,多处卯榫结合处以熔铁灌缝,技术非常先进。这个“烂尾工程”成为后来改建明南京宫城的蓝本,当然也是紫禁城的蓝本。

其实,每一次各地出现疫情,网上都有人传钟南山去了当地,如“钟南山去北京”“钟南山赴意大利”等,但均被一一辟谣。有网友调侃:“钟南山已通过朋友圈抵达乌鲁木齐,很是感叹互联网传播谣言的速度。”

展厅里展出了一件长春宫的烫样。这一展厅的策展人、故宫博物院古建部的张杰说,三个厅的展览都分明线和暗线,明线是600年的历史,而暗线是工匠们无处不在的智慧,他们才是紫禁城营造的代表。“样式雷”家族就是代表。雷姓家族从第一代雷发达起,前后7代传承不辍,延续200多年,都是清廷样式房的掌案头目人。除了宏伟的建筑,雷氏家族还为我们留下了极为珍贵的“样式雷图档”,在这些图档中最具观赏性的是烫样,它是用纸张、秫秸和木头加工制作的模型图,相当于今天的立体模式。根据烫样,我们既可以了解单体建筑的形式、色彩、材料和建筑物内部的梁架结构,也可以欣赏组群建筑的布局和环境布置。

廉思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就整个社会层面而言,青年群体,尤其是拥有高学历的90后青年群体,往往都有很高的自我要求和期待。然而在优秀成为习惯的同时,经常透支身体也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

太和殿(那时叫奉天殿)最早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然而9个月后就不幸被雷电击中,化为灰烬。直到20年后的正统五年才得以重建。嘉靖三十六年和万历二十五年,太和殿两次被焚毁。李自成撤离北京前,纵火焚烧紫禁城,太和殿虽然未被焚毁,却也是残垣断壁,清顺治帝的登基大典只能在太和门举行。顺治二年,太和殿才重修完成。康熙十八年,再次被火焚毁。康熙忙着平定三藩、征战噶尔丹,直到三十四年才再兴工,这些小兽就是重建时的原件。

“我们公司所承建的中老铁路施工标段全长22.17公里,包含6座桥梁5座隧道,桥隧比高达97.5%。”中铁八局昆明公司副总经理李永山告诉记者。他解释,如此高的桥隧比设计,一是基于老挝地质地貌原因,二是为尽可能绕开老挝原始自然保护区。

目前的巴萨,朗格莱和皮克是主力中卫,下赛季,巴萨决定将阿劳霍调到一队,本赛季阿劳霍踢了几场比赛,表现令人满意。另外巴萨还希望从曼城引进昔日的青训营成员埃里克•加西亚。

当年修紫禁城的楠木,悉数来自四川、贵州、云南的深山巨壑,砍伐时多有生命危险,“入山一千,出山五百”。然后要等待雨季来临,利用山洪冲下来,再通过江河运到北京。石料虽然就近在房山取,但也有不近的路途,保和殿后面最大的那块石雕,重250吨,只能在冬天,每隔几里打口井,铺成一条条冰道,粗木棍子做滚杠,牲口拉加人拽,运到紫禁城。

铁路建设需要开辟施工便道,便道距离越短越利于运输机械物料。为最大限度减少因开辟新便道对自然风景区和野生动物的影响,中铁八局选择尽可能在原有道路基础上进行改扩建。李永山称,“为此标段内施工便道长度增加至100公里,这给施工和物资供给带来诸多困难,但却很好保护了老挝当地的自然环境。”

本报记者 杨雪梅 王 瑨

文物南迁的故事值得铭记。为保护文物安全,1933年2月起,故宫博物院1.3万余箱百余万件文物分5批南迁。在全民族的守护与支持下,这些文物先南迁华东,后避地西南,最后集中重庆,分道东归南京,历经劫波而完好无损,创造了文物保护史上的奇迹。

“基于这样的现状,非常有必要加强青年对急救知识的了解,同时提升他们相关设备的操控能力。”廉思表示,在年轻人中推广急救知识和AED操作技能,一方面能有效降低心源性猝死事件的死亡率,使心脏病危急重症的抢救成功率明显提高,把猝死对生命的威胁降到最低;另一方面,青年群体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们学会了急救知识和AED操作技能,能够促使在社会范围内形成良好的公共急救氛围,引导社会公众主动分享急救知识和技能,最终形成全民会急救、敢救的社会风气。

虽然是继承了明朝的宫殿,但清朝各个时期一直通过一些小的改造,把自己的文化放进去。2016年故宫启动了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目前仍在进行中。展厅展出了养心殿中雍正与乾隆的一些文物,比如三希堂。乾隆得到了王珣的“伯远帖”,将它和已有的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并称为三件稀世珍宝,珍藏它们的屋子就称为“三希堂”。

记者在乌多姆赛省会富莱村看到,在原有道路基础上改扩建出来的便道,由之前的泥土路转变成混凝土硬化路面,这也为当地民众的出行提供了便利。“现在我们出行方便多了,原来进城一次要7个多小时,现在只要3个多小时。”会富莱村村长冬高瓦·朱瓦棱说,“他们(施工方)每天都会安排洒水车在道路上洒水降尘,并在道路两侧种植芭蕉树等植物隔离灰尘对村庄的影响。”

“心脏骤停是心源性猝死的主要原因。”胡志成介绍,心脏骤停的抢救时间极其短暂,抢救成功率与开始抢救时间直接相关。一旦发生心脏骤停,及时有效的心肺复苏至关重要。“黄金4分钟”内被成功抢救的患者存活率可达32%,抢救时间每延后1分钟,患者生存率就会下降7%-10%。只有在“黄金4分钟”内对患者实施有效的现场急救,才能显著降低心脏骤停患者的死亡率。

营造“能救、会救、敢救”的氛围,让每个人都成为生命的守护者

这个大展,由三大主题、18个历史节点铺陈紫禁城的规划、布局、建筑、营缮与保护的情况,让600年的“时”“空”变化一目了然。

报告进一步显示,即使知晓心肺复苏和AED的相关知识,大学生在紧急情况下救助他人时仍存在一定顾虑,其主要原因是“对自己的急救能力没信心,怕出现失误,需要承担责任”。课题组认为,除相关急救知识培训宣传不到位、学生急救能力不足,现场急救相关法律制度不健全、责任主体划分不清也是导致以上顾虑的重要因素。

《周礼·考工记》中说:“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周以来国中建都,都中立宫,居中为尊的思想就贯穿于宫城规划,而明朝的紫禁城将这一理念发挥到极致。

乌多姆赛省环水保局副局长对·苏宋荒告诉记者,“中铁八局进场建设中老铁路以来,他们重视环水保工作,有效保证环水保预防措施与施工同步落实。现场防治措施到位,施工垃圾运到指定地点处理,施工用水检测合格后排放,与周边生态环境相协调,促进着中老铁路建设健康、有序推进。”(完)

廉思课题组的报告显示,缺乏急救知识是大学生不愿参与现场急救的原因之一。当遇到呼吸停止的无意识人员时,68.33%的被调查者选择“拨打120,并在原地等候”,能“立即上前查看,并采取急救措施”的只有25.76%。

“只有整个社会都有急救的意识、氛围和技能,公众在遇到突发情况时,才不仅‘会救’‘敢救’,更是‘愿救’,从而真正构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人人学急救,急救为人人’的良好社会风尚,让每个人都成为生命的守护者。”廉思说。

正在修建的中老铁路全长1000多公里,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的对接项目。预计2021年年底建成通车,届时中国昆明至老挝万象有望实现夕发朝至。

不过加泰罗尼亚另一大体育媒体《世界体育报》表示,乌姆蒂蒂现在专注于养伤,希望能尽快复出,他还没有考虑离开的选项。乌姆蒂蒂的合同到2023年才到期,他的想法就是履行完合同。看来巴萨要清洗他也并不容易。(伊万)

胡志成表示,猝死这种“瞬时死亡”,在发生前没有明确的预警信号,即便有所谓的预警信号,大多也并不典型。但如果近期出现与活动相关的胸闷胸痛、憋气乏力、心慌心悸、牙疼、下颌部疼痛不适,以及左肩、左上肢、背部疼痛,或者黑矇、一过性意识障碍、晕厥先兆等症状均需及时就诊,明确心脏状态。

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发布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8》估计,我国每年发生心源性猝死54.4万例,平均每天有1490人发生心源性猝死。然而,在庞大的心源性猝死者中,院外抢救成功率不足1%。

调查发现,在假设已经完全掌握AED使用方法后,大学生使用AED救助伤员的意愿会提高,90.28%的被调查者表示,完全掌握AED操作知识时愿意使用AED。

在研究了多种可能性后,对乌姆蒂蒂来说,意甲成为最好的选项,那不勒斯这样的球队对他很感兴趣。乌姆蒂蒂在里昂踢出过很高的水准,但持续的膝伤让他的状态受到明显的影响。意甲联赛现在的竞技水准不如英超和西甲,乌姆蒂蒂或许可以得到更好的发挥。

1961年,故宫成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6年故宫成为中国首批世界文化遗产,科学的环境监测使它得到最严格的保护。

首先是西雁翅楼展厅,主题为“宫城一体”,讲述的是明代如何绘出紫禁城的蓝图。

“@喀什网警巡查执法”辟谣

东雁翅楼展厅主题为“生生不息”,时段为1925年至今。1925年10月10日,随着故宫博物院的成立,昔日的紫禁城变成了博物馆。

“在这个不确定因素不断增多的社会,任何人为可控的风险因子,都是我们努力消减的对象。医疗急救不仅需要挺身而出的勇气,也需要具备一定的急救技能和急救经验。面对AED,‘不会用’‘不敢用’都会影响使用效率。”廉思说。

“传统观念多认为,猝死是老年病,与年轻人关系不大。但近年来数据表明,年轻人也是猝死高发人群。”课题组成员、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内科主治医师胡志成介绍,青年发生心源性猝死的主要原因是器质性心脏疾病。电解质或酸解平衡紊乱、应激或情绪波动也显著增加器质性心脏疾病患者心源性猝死的发生概率。极端情况下严重的电解质或酸解平衡紊乱、应激或情绪波动本身,也可导致心源性猝死。许多先天性疾病或遗传性疾病,在年轻人中更为常见。

“@阿勒泰新闻网”也在抖音账号上辟谣:7月20日钟南山飞抵乌鲁木齐抗击疫情是谣言。

“@阿勒泰新闻网”辟谣

由于大多数心源性猝死发生在医疗机构以外,如家庭、公共场所等,导致第一目击人多数并非医疗专业人员,因此,掌握更多的急救技能技巧,在事发现场也许就能成功挽救生命和降低伤害程度。

中老铁路建设处在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内,各施工方严格落实生态环境保护制度,施工用水经过三级沉淀,实时检测达标后才排放。与此同时,各施工方结合老挝亚热带季风气候的植被特点与地域文化,在沿线开展绿化工程,铺种适宜的绿化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