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访香港街头被袭律师陈子迁我们一定要救到这一代年轻人

中新社香港11月19日电 题:回访香港街头被袭律师陈子迁:我们一定要救到这一代年轻人

接近半年过去了,每回走到铜锣湾,陈子迁仍会心有余悸。若有人声嘈杂,他免不了条件反射般探头四处张望。他解释说,那种“惊”不是害怕,而是被袭场景涌上心头,皮肉之痛彷佛再度触及感官。

时值5月末,疫情日趋缓和,限聚措施稍为放开,激进示威者趁机卷土重来。陈子迁原本只是路过,由铜锣湾地铁站步出,打算去练习高尔夫球。经过I.T店铺,十几名身着黑衫的蒙面示威者用硬物将整块橱窗玻璃击碎,哐啷一声,引得陈子迁侧目。他没说话,继续向前,回头再看,示威者们若无其事打算离开。怒火中烧的陈子迁没想太多,转身往回走,指着示威者喊道:“喂!你们这班黑暴,不要想走,警察会把你们全部抓住。”

逃顶逃在爆发前,抄底抄在半山腰

鉴于早晚都要炒股,到股市里滚一滚,不如就早点进股市。假如确实有天分,善于钻研,能实现持续盈利的,这也是一项投资理财收入,何乐不为?如果天天亏损,处处挨打,从此金盆洗手,专心在主业,副业上发展,也是值得付出的经济成本。

新韭菜看到别人买某只股票赚了大钱,自己也去买。谁知道一买进去,就下跌亏钱。并且还是,买哪支,哪支跌。别人吃肉,自己挨打。

下面我们分享几个股市名言。

前者亏完钱,下个月工资到账,又可以满血复活。多亏几次,自信受到打击,收入缩水,以后金盆洗手,再也不炒股。就算是炒股,也有极强的风险意识。后者亏完钱,就是中年危机,还不上房贷,给孩子买不了奶粉,上不起学等等,一系列的家庭危机。

追涨追在山顶上,割肉割在地板上,一卖就涨,一买就跌。

因此,无论是自媒体,还是公众新闻,投资理财的案例都是屌丝逆袭,人生赢家的一副成功模样。

同样股市中,也会放大一个人心理上的弱点。比如贪婪,恐惧,犹豫,自大,盲目,冲动等等,很多炒股的人,身边都会放一本《心经》或者《道德经》,来修炼自己的内心。

以上,都是炒股的常态,如果抱着赌博的心态来炒股,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赔的内裤也不剩。如果在被股市连续毒打后,能静下心来,认真学习投资理财的内容,分析上市公司财报,了解经济形势,国际政治等等。不断学习不断进步后,慢慢就会掌握投资理财的基础知识,要么股票会开始持续盈利。要么退出股市,做其他投资理财的项目。这是最好的结果。

大多数刚进入社会的毕业生,也比较缺乏深入思考,主动学习的主观能动性。非常容易被周围的同事,朋友,新闻,广告等诱惑,做出不成熟的投资决定。

股市恰好也有这个特征,虽然不能像买彩票中大奖一样,让股民一夜暴富。要是买到妖股,一年暴富也是可以的。

这令他不免心生同情,“这件事比起对我,可能对他们一生是更重大的影响。一旦被捕、被检控暴动、触犯国安法,他们会怎样?坐完牢出来也会有案底。”陈子迁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从头来过,改过自新,“因为毕竟他们的人生还有漫漫长路。”

众所周知,我们的资本市场,商品经济是远远落后欧美发达国家的。无论在老一辈的思想,还是我们上学时的教材,都提倡的是勤劳致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对投资理财,风险与收益等等的教育还是很缺乏的。

吃肉没赶上,挨打回回在。

初入社会的年轻人,通过股市这么一折腾,涅槃重生,脱胎换骨,百炼成钢。你说这投资回报,这几万元学费,交的不值吗?

“我们一定要拨乱反正,一定要救到这一代年轻人”,这一意识愈发深入地植于陈子迁脑中。他开始着手寻找可以为之尽力的位置,他走上街头,跟着社团摆街站,反对“揽炒”。他还打算利用自身的法律知识,多向众人讲解《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多参与爱国爱港组织活动推动年轻人认识国家,培养国家认同感。“香港还很虚弱,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我们要一步步去做”。(完)

这句名言就体现在,新韭菜看到身边很多人在炒股赚钱,就跃跃欲试,以为炒股赚钱很容易。实际上这些赚钱的人,刚开始亏得底裤都不剩。现在可能还没回本呢?或者积累多年经验,才突然顿悟,找到了赚钱的窍门。

通过投资理财,造成大额亏损,富翁变负翁,中产变无产,奥迪变奥妙的案例比比皆是。这些人生的失意者,更不会把自己的丑事到处宣扬,让周围人看笑话。

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以上所反映的并不是所谓的新韭菜魔咒,而是一个人内心的弱点,幼稚的思维模式,低劣的博弈手段等,如果不能克服内心的弱点,锻炼出成熟的思维模式,高超的博弈手段等,在股市只能从一个新韭菜变成一个老韭菜。天天为别人送钱,为国家接盘。

新韭菜的一个魔咒,只要买进某只股票,这只股票就像有感应一样,要么不涨,要么下跌。只要卖出某只股票,这只股票就会迅速上涨。

现实却是赚钱的人不仅是少数,还不会到处宣扬,属于闷声发大财。真正到处宣扬的,反倒是没有什么水平,靠卖书,卖课程收割智商税的。至少教人投资理财,手里也应该有个金融专业的研究生学位吧。虽然不一定让人赚钱,但是至少不会把人引到邪路上去。

刚毕业的学生,收入有限,存款也有限,就是炒股亏钱也亏不了多少。总好过,人到中年,拿着全部家当冲进股市赌博强。

很多人都会简单的把投资理财,跟买房,买基金,炒股画上等号,并且认为都是会赚钱的,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巴菲特。

新韭菜每次追高,被挂在山顶,然后下定决心,再也不追高,买上涨的股票。而是去买那些下跌反弹,或者下跌反转的股票。某只股票下跌了3天后,新韭菜赶紧抄底,没想到,一买进去,又下跌了一周,深套其中。

陈子迁说,某种程度看,是受袭事件把他推得更前,更坚定地“走出来,做一些事”,毕竟他本身所蒙受的无妄之灾,足以佐证一个不正常的社会可能出现的疯癫之状。

事发后第三日,陈子迁曾在养和医院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那时他穿着病号服,右颈、额前、后脑勺、手掌和小腿处处有伤,坐在病床上,言语间难掩愤懑、失落。“我有一刻,对年轻人失去信心,觉得他们没希望了。”近半年后再受访,伤口愈合,心情亦逐渐平复。像电影慢镜头,陈子迁时常忆起那些扑向他的脸孔,有些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他们在那一刻可能只是头脑发热,根本没有思想,像野兽一样”,人一开始是不会这样的,他相信是朋辈影响、教育潜移默化的灌输,逐渐改变了他们。

实际上,这个账只是一个小账。如果把时间的维度拉到十年以上,那么我劝年轻人,炒股要趁早,挨打要站好。

刚进入社会不久的毕业生,可能在学校是优秀学生,读了很多书,了解很多知识。但这些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和书本层面。不在社会上实践,是不能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

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心态的锻炼。

通过研习商业运营,经济形势,国际政治,公司财报,运营管理等等,理解整个社会的运转规律,有了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为自己以后职业发展,创业投资,理财规划等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什么我生气,因为香港是一个经济城市,你可不可以不要扰乱人家正常生活?人家揾食(谋生)而已。”那时陈子迁根本没想到,对街的“黑衣人”驻足片刻后,随即调头向他扑来,凶恶地用铁板、雨伞、水瓶砸向他,敲击他的后脑。

新韭菜刚开始,一卖就涨,就下定决定死拿一只股票,不涨不卖。突然某天这只股票连续上涨了两天,感觉已经到顶了,赶紧出售卖掉,落袋为安。没想到,一卖出,这只股票跟火箭一样,涨了好几倍,错过一只大牛股。

就像买彩票一样,虽然是穷人税,投入产出回报极低,数学期望也是负的。也就是说,大部分人都在给国家送钱。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中了大奖,一夜暴富的案例,蛊惑激励着彩民的心。彩民们买的是彩票吗?是希望。

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

通过股市这么一个照妖镜,把自己内心的弱点照的一览无遗。此后无论在职场上,还是社会中,情感婚姻中,都能清楚的认识自己的弱点,然后扬长避短。同时以己度人,也能洞悉别人的弱点,人情世故等,成为一个成熟睿智,宠辱不惊的职场人士。

因此,刚步入社会的青年,最重要的一堂社会课,就是认识自己,认识世界。不多遭受几次社会的毒打,哪有那么容易认识自己,认识世界呢?再说,也没有人,专门给你社会的毒打,让你快速成长。

很多不炒股的自媒体大V,处于好心,处于追热点,或者出于自己曾经投资理财的惨痛经历,苦口婆心的劝导要进股市的年轻人,不要炒股。通过计算炒股的风险和收益,花费的精力,损失的机会成本等,算了一笔账,让年轻人远离股市。

随着香港国安法的落实,香港总算摆脱长逾一年的政治风波及暴力冲突纠缠,陈子迁说,总算出门不必再担心“今天有没有暴动?今天会不会去不了铜锣湾、尖沙咀?”久违地,社会由乱转治,生活重归平静。

尤其现在炒股软件,功能丰富,操作简单,下单只要轻轻一按,巨额收益,指日可待。无论是谁,只要没有尝试过炒股,现在不炒,以后也会炒。年轻时不炒,年纪大了也会炒。不然就不会出现,牛市时,大爷大妈都在菜市场讨论股票的壮观景象了。

而股市恰好就是这么一个,能在短时间内,毒打一个新韭菜很多几次的地方。并且这种毒打,是带有刻骨铭心的烙印。

“香港就像一个人生了重病,吃了药,这只是治标,治本还需慢慢调理”,不等记者追问,他便补充道:“意思是爱国情怀、国家认同。当这些年轻人真正爱国,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外国势力也不容易动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