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贪官二进宫妻子是“另一只手”被查后还收钱

2020年3月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湖南“二进宫”的规划系统贪官周江的判决书。

2016年6月6日,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郴州市规划委员会原常务副主任周江被长沙岳麓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刑3年。出狱不到两年,周江再次被查。2020年2月13日,湖南永兴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周江有期徒刑5年。

中国驻伊朗大使常华、德黑兰副市长穆罕默迪、伊外交部公共外交总司长德胡什等出席活动,并同在场民众高呼“中国加油!武汉加油!”。众多媒体记者和德黑兰市民驻足观看。

2010年,周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郴州市华尔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华尔星城项目提供帮助,使该项目顺利通过一期建筑方案调整和二期容积率调整。为了感谢周江的关照和帮助,该公司董事长张某将已由湖南建筑设计院设计好的华尔星城一期项目规划设计方案交给周江之妻薛琼占股的华银建筑设计公司(以下简称华银公司)设计。华银公司对原设计方案只稍作改动,华尔公司便支付华银公司设计费21万元,薛以业务提成的方式从中提取6.4万元据为己有,事后,薛琼将此事告知了周江。

2006年3月,薛琼及阳中印(已故)等人投资的长沙市明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长沙市燃气实业公司、湖南金燕置业有限公司共同开发长沙市星典时代项目,该项目报建员为薛琼,并由阳中印、薛琼等人投资的华银公司进行设计,设计住户1322户,按照《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3.2人/户的规定,居住人口应为4230人。为规避《长沙市城市中小学校幼儿园规划建设管理条例》“每4000居民以上住宅区应按标准规划配置小学、幼儿园”等规定,设计公司和开发商对住户人数造假,将设计居住人数虚报为3966人。

法院查明,2009年4月,周江利用其担任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的职务之便,帮助郴州市华天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郴州华天)董事长侯某开发的大华天都项目在专家论证会上顺利通过了修改规划和提高建筑容积率。2013年7月,侯某为感谢周江的关照和帮助,提出送给周江20万元好处费,周江要侯某与其妻子联系。

后周江与薛琼商议以借钱收利息的方式收受侯某的财物。2013年7月9日,薛琼通过其母谢某的招商银行账户向侯某妻子李新玉建行账户汇款200万元,且双方签订了虚假的借款协议。同年10月25日,侯某要李新玉转回谢某账户300万元(其中归还本金200万元,送给周江100万元),薛琼将此事了告知周江。由于金额太大,且通过银行转账,周江、薛琼将300万元予以退回;同年11月27日,侯某要求李新玉退还了薛琼的200万元本金。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周江两次被判刑,均因“坦白、自首、退赃”而获得从轻判决。

2006年7月25日,长沙市规划局组织召开了该小区项目规划设计方案评审会,并形成了会议纪要:“按规定配置站厕、物管和户外活动场所,小学及社区用房应与有关方面衔接和协调好,建议在5#栋设置托儿所”。2006年8月17日,阳中印向周江提交《请求缓签教委意见的报告》,请求先行办理总图审批。2006年8月21日,周江在报告上签署“同意在单体报建时签署教委意见”,致使星典时代项目在总图审批环节未征求教育部门的意见,导致开发商规避承担建设小学或缴纳增容费的责任。经湖南盛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损失价值为人民币2282万余元。

“在国外运动员公寓附近的公园空地上,我常常看到家长带着孩子在进行体育活动,一个足球、一个排球就能玩上大半天,有时候路过,我会站定多看一会儿,因为和爸爸妈妈一起进行体育活动,是我很羡慕的场景,可是很少能在国内看到。在我们女排的训练馆和附近的场馆,经常能看到家长专程送孩子来练体育,孩子在里面练,家长要不就在外面坐着玩手机,要不就是望子成龙,坐在场边严格督训,甚至比教练还激动,直接去指导孩子,最后往往是大人急孩子哭,不欢而散。看着这样的场景,我会去想,这样练体育能有兴趣吗?归根到底,这是我们对待体育的理念和习惯问题。”

调容积率,是周江受贿的重要手段。

2014年春节期间,薛琼和女儿到澳门游玩,为感谢周江在熠通国际公馆项目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郴州市熠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陈某送给薛琼港币10万元,薛予以收受。事后,薛、陈均告知了周江。

此外,朱婷还注意到国内儿童和青少年身体素质依然不容乐观,肥胖率逐年上升,近视率居高不下。

灯光秀开始前,常华同穆罕默迪亲切交流。常华表示,在当前中国人民奋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德黑兰市政府在市中心地标性建筑自由塔亮起中国红,以这种方式表达对中方的情谊和支持。中方赞赏国际社会给予我们的宝贵理解和支持。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据悉,当晚,伊各大媒体报道了这次活动,灯光秀的视频也在社交网络上热传。(完)

永兴法院的判决显示,早在2014年2月28日,周江主动到长沙市纪委接受调查,便如实交代了滥用职权的事实。但在第一次判决时,这一犯罪事实并未在指控之列。

因此,在今年的两会上,朱婷提交了《体育教育“关口”前移,启蒙从学龄前儿童抓起》的建议。朱婷建议,重视幼儿体育启蒙,出台相关政策扶持幼儿体育教育,构建“社会、幼儿园、家庭”三位一体推动幼儿体育实施和推广的新局面。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裁判文书发现,周江的“二进宫”判决,虽判的都是新罪状,但涉及的都是其任职期间的“旧事”。一度掌握规划大权的周江,妻子与他人合伙开着设计公司和房地产公司,夫妻二人成为利益共同体:妻子帮丈夫收钱,丈夫滥权为妻子公司输送利益。

2010年6月,周江将马某介绍给郴州小埠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埠公司)董事长邓某,并向邓某打招呼,使马某顺利承揽到小埠公司沥青路面工程项目。2011年3月,周江、薛琼购买小埠公司开发的别墅,结果用小埠公司欠马某的工程款62万元抵扣了自己的购房款。

周江此次被认定的新罪名——滥用职权罪,也是为其妻而为。

判决书显示,现年60岁的周江服刑期限为到2024年3月20日止。

朱婷说:“家长应该避免急功近利,过早地让孩子参与专项运动训练,而应注重体育对幼儿身体发育、体质健康、智力和社会适应性等方面的促进作用,保护孩子参与体育活动的兴趣。体育游戏趣味性强,在幼儿和家长中接受度高,在游戏过程中既能锻炼身体,又能增进亲子感情。应该以体育游戏为契机,在家庭成员中养成运动习惯,树立终身体育观念,形成良好的体育文化。”

第一次判决,周江被法院认定自1995年至2008年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在审批相关房地产开发项目用地规划手续时,接受了湖南美联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等12家房地产开发商和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原院长的请托,利用职务为其谋取利益,于2000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44.3561万元、美元2.3万元。案发后,周江退缴40万元。

在里约奥运会上随中国女排夺得冠军之后,朱婷前往土耳其女排联赛效力了3个赛季,在那里见到的亲子体育氛围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购买别墅的事情上,周江夫妇连带着了贪了邓某的“便宜”。

法院查明,2002年3月至2008年8月,周江在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分管业务综合处和用地规划管理处,主要负责建设项目的选址、下达规划要点、对总平面图的审批和用地规划许可证的发放等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长沙市城市规划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及操作实施办法,用地规划管理处在总图审批前必须征求教育、消防等职能部门的意见。

在第二次判决中,周江对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且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判决显示,在第二次被查后,周江向郴州市监察委退缴赃款及违法所得达1900万元。

被查后,妻子仍催讨贿款

中国驻伊朗大使馆发布的现场视频显示,在夜色的衬托下,这场专门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的灯光秀璀璨夺目:中国国旗和伊朗国旗在塔身缓缓铺陈开来,相互映衬。顷刻间,又出现了无数个点亮的爱心,它们逐渐汇聚,代表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支持和声援,然后是用汉语、英语、波斯语以及汉语拼音书写的“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最后逐渐凝成了中国国旗,点亮了德黑兰夜空。

穆罕默迪代表德黑兰市政府和1300万市民对中方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表示慰问。他表示,伊方赞赏中方为应对疫情作出的巨大努力和取得的积极进展,认为这是中方作为负责任大国为维护世界公共安全作出的贡献。伊方相信中国人民一定能够战胜疫情,中国发展一定能够恢复正常。伊方愿深化同中方务实合作,推进两国友好关系。

在土耳其效力期间,朱婷的俱乐部队友中有不少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球员。在交流中,朱婷发现队友们与排球“结缘”的方式跟自己很不一样。

朱婷分三个部分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一是在国家社会层面,她希望出台相关政策,扶持幼儿体育教育;建立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和保险政策;开展宣传活动,推动体育启蒙教育理念的提升;鼓励企业参与,加大对幼儿体育的资源投入。二是在幼儿园层面,朱婷建议规范完善幼儿体育内容标准和教学大纲,积极开发各类符合幼儿生长发育特点的运动项目,增强趣味性和娱乐性;定期对幼儿体育教师考核和培训;重视幼儿体育活动卫生保健及安全措施;积极营造幼儿体育教育环境氛围。三是在家庭层面,朱婷呼吁提高家长对于幼儿体育的认识,大力推广亲子体育游戏,让体育文化落地生根。

“归根到底,想让孩子身体好,就要孩子动起来。想让孩子动起来,家长也要动起来。”朱婷总结说。

此外,法院认定,2013年4月,周江、薛琼和广东省中山市华雅家具公司何某等人到云南腾冲旅游时,何某为感谢周江对其承揽温德姆酒店家具采购业务给予关照和帮助,送给薛琼价值1.5万元的玉石戒面一枚。事后,薛琼告知了周江。

因“坦白、自首、退赃”从轻

常华说,疫情发生以来,中方针对疫情采取强有力措施,不仅是在对本国人民健康负责,也是在为世界公共卫生事业作贡献,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各国充分肯定。我们将继续本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同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共同战胜疫情。

2020年2月13日,永兴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人周江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合并后,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追缴被告人周江犯罪所得人民币104万余元,港币10万元,上缴国库。

周江第二次被判刑被认定收受贿赂104.0644万元,港币10万元,被认定因其滥用职权导致损失2282.7499万元;前后两次被判刑共被认定收受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约170万元。第二次被查,周江向郴州市监察委退缴赃款及违法所得达1900万元。

永兴法院的判决显示,周江妻子是其收受贿赂的“另一只手”,夫妻俩可谓同贪共腐。

“我是因为初中阶段个子高才去打排球。而她们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和家长、兄弟姐妹或者社区里的小伙伴一起玩耍,参与各种运动,可能擅长好几个运动项目,因为喜欢或特别擅长某个项目,才选择投入到更专业的训练中。所以相比之下,虽然她们的身高不一定比得上我们,专业训练的时间也许没有我们长,但是接触体育的机会更多、接触面也更广,球场上的移动能力、判断能力、灵敏度都显得比我们更好。”由此,朱婷联想到了国内青少年接触运动项目种类少、时间晚,基础素质相对较弱的问题。

周江“二进宫”的犯罪事实,牵涉两个罪名: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决两次认定周江的受贿犯罪中,对周江在受贿时所担任的职务,并没有重合。前次为在长沙任职时受贿,后次为在郴州任职时受贿。

2016年6月6日,长沙岳麓区法院在对周江的判决中认定,周江接到通知后主动到纪委接受调查,系自动投案;周江到案后,如实交代自己收受他人贿赂的事实,系自首。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案发前后,周江退出了绝大部分赃款,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可酌定从轻处罚。

因周江于2014年2月被调查,双方约定的20万元一直未支付。此后,周江被长沙纪委宣布接受调查。到了2016年上半年,薛琼还向侯某催讨该20万元,同年8月25日,侯某通过其郴州顺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账户将20万元转至谢某的账户。

第一次判决,周江的受贿时间跨度长达14年。而第二次判决,又将跨度拉长了6年:周江从长沙调往郴州后,继续贪腐。

永兴法院认为,周江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受贿罪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在未被监察机关宣布采取调查措施前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滥用职权罪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周江自愿认罪认罚,可对其从轻处罚。退缴赃款及违法所得1900万元,亦可酌情从轻处罚。

但出狱不到两年,周江再次被查。2019年3月20日,周江被郴州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经湖南省监察委批准,2019年3月21日被郴州市监察委员会留置。9月18日经永兴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周江被永兴县公安局刑事拘留,一周后被逮捕。

2016年6月6日,周江被长沙岳麓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刑3年。而薛琼的这次索贿,成为了周江第二次被判决的犯罪事实。

在周江第一次被查后,其妻薛琼仍找郴州一家公司的董事长索要了此前承诺的贿款20万元。这20万元,成为周江第二次被判刑的犯罪事实。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法院查明,2009年8月,郴州北湖品诚沥青油料有限公司股东马某通过薛琼认识了周江,在周江的关照和帮助下承揽到郴州提质改造工程项目。马某为感谢周江的关照和支持,经与公司股东商议,决定送给周江20万元干股。2009年8月30日,双方签订投资协议,约定投资回报率按10%股份分红,如遇淡季每年保底分红40万元。在薛琼未实际出资的情况下,为掩人耳目,马某向薛琼出具一张收到20万元投资款的收条。后薛、马将此事告知了周江。

2009年,周江为邓某建设的小埠高尔夫球场规划选址等事项予以帮助和关照,使该项目顺利进行。2011年3月,当周江、薛琼向邓某提出欲购买小埠公司开发的别墅时,邓某为感谢周江的关照和帮助,将别墅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卖给了周江夫妇。经价格鉴定,周江所支付的购房价格低于市场价14万余元。

新罪状与横跨20年的贪腐

令人吃惊的是,周江第一次被查后,其妻薛琼还去索贿了20万元。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周江获得减刑7天后,于2017年8月14日刑满释放。

永兴县法院此次查明,在2009年至2014年借调至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任常务副主任兼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期间,周江利用职务之便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张某、马某、邓某、何某、陈某、侯某等人在承揽工程、项目选址、规划审批等方面提供帮助,并以干股分红、低价购房、借款收息等方式收受上述人员财物等共计人民币104万余元元,港币1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