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21岁女研究生支教路上遇难曾规划捐献遗体

近日,1999年5月3号出生的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李莎,在广西桂林支教途中遭遇车祸,不幸离世。父亲回忆,他从小就激励女儿,农民的孩子一定要拼搏,女儿也相信知识改变命运,走出大山学有所成后,回报家乡。在整理遗物时,他发现女儿曾为自己规划“生命线”,其中写着:64岁孤独终老,捐器官。

抱着帮更多孩子走出大山的初心,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李莎一年前踏上了支教路。然而,一场意外事故将她21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支教路上。

2007年至2009年期间,该产品为誉衡药业贡献的营收比例分别为56.18%、50.56%、40.39%。仅2009年,鹿瓜多肽注射液就为誉衡药业带来了1.57亿元的营业毛利。

信邦制药二级市场表现

“她在我心里太优秀了。”看着女儿李莎的一张张荣誉证书,李凯明说到。

千禧之年,朱吉满用168万元买下了正在破产清盘的黑龙江康复研究所的附属药厂。尽管连年亏损,但其开发的“松梅乐”鹿瓜多肽注射液让朱吉满看到了商机。

作为实控人出资方,上海乾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参与劣后级,出资8亿元,上海乾临是誉衡集团全资子公司。

而朱吉满撬动这笔收购仅花费8亿元,实际占出资大头的是他主导的一笔整体规模达46.6亿元的结构化并购基金,除去收购信邦制药的这笔钱以外,还有16.36亿元不知所踪。

“她把她每个年龄段都规划好了,她的人生愿望就要做慈善,成功后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去。”李明凯说,“64岁孤独终老的时候捐献器官是她的一个人生规划。事情发生过后,我们才发现了这个规划图,才知道她想要捐献器官,如果我真的早点知道,我会实现她这个愿望。”

李明凯告诉南都记者,整理女儿遗物时,他第一次看到了女儿的那份人生的规划图——“李莎的生命线”。

以往,朱吉满通过“收购辅助用药、中药注射剂大品种”的模式,先后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上海华拓、南京万川等一系列公司,一手缔造了一个“医药帝国”。

这对于朱吉满的打击可想而知。在整个医药行业全面转型创新药的当下,尽管朱吉满也布局了创新药企业,但在实操层面,仍然延续了并购的手法。

她在教孩子们知识的同时,也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个小女孩成长在单亲重组家庭,因缺少关怀,性格内向,不愿与人交流。李莎经常关心陪伴她,和她聊天,帮她扎头发,慢慢打开她的心扉,渐渐地,小女孩变得开朗起来,逐渐融入集体,学习成绩也有了起色。

诺亚财富客户们始终忧虑,即使未来信邦制药股价反弹,其质押股份市值有望达到30亿元,作为优先级出资方的渤海银行很可能会平仓离场,而作为并购基金的中间级的诺亚财富或将难以回款。

感受到了资本的力量,朱吉满开始大举扩张。朱吉满夫妇控制下的誉衡药业在医药界甚至被称为“并购机器”。

2010年6月23日,誉衡药业等四家企业上市仪式在深交所举行(左一为朱吉满)

2年前,誉衡集团还很难与“破产重整”挂钩,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名单上,朱吉满夫妇以105亿元“问鼎”黑龙江首富,被称为“东北王”,而这已经是他们连续第4年跻身榜单。

用15年时间 将160万变为100亿

由于业绩不佳,朱吉满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截至目前,誉衡药业、信邦制药股价分别较高点时期下跌73%、81%。

实际上,誉衡药业已连续三年净利润下滑,据誉衡药业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披露,扣非后净利润约为-6000万元至-4000万元。

在这27宗并购案中,规模最大的是2017年通过誉衡集团子公司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收购的信邦制药21.04%股权。通过这笔收购,朱吉满夫妇拿下了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这次收购也让信邦制药创始人张观福一次性套现30.24亿元。

利用专业优势进行疫情防控

在教学工作中,班上有个小彭同学对英语的学习有畏难情绪,一个单词、一句英文学很久了,仍支支吾吾、难以出声。李莎总在课后把他叫到办公室,一遍遍地拉着他的手或摸着他的头给他讲解,教他每个单词怎么发音、每句话怎么连读。

让誉衡集团陷入困境的正是2017年收购信邦制药这起并购案。此次股权转让总价为30亿元,对应每股价格8.424元。

随着女儿李莎生前物品的整理,李明凯也了解了女儿的更多经历。“她在大学得到了很多荣誉,但她从来没跟我讲过。”李明凯向南都记者展示了李莎曾经的部分荣誉证书,“寒假社会实践先进个人”“华南理工大学优秀共青团员”“三好学生”“黄乾亨基金奖学金”等等。

据不完全统计,自上市以来,誉衡药业总共豪掷129亿元在资本市场疯狂买买买,仅并购重组就达27宗,但最终完成的却只有14宗。

随着股价崩盘,2018年誉衡药业三次遭遇质押强制平仓,2019年以来,誉衡药业股权已三次司法拍卖成交。

至今,他有时仍不敢相信女儿李莎已经离开了,他始终保留着女儿的微信和电话,“为了怀念女儿,好与她生前的同学老师挚友保持感情和友谊的联系。”

事后,父亲李明凯整理了李莎的遗物,女儿不在身边时的经历也渐渐填满了他的回忆。

这位黑龙江首富本是陕西人,1988年大学毕业后在西安电力中心医院当上一名眼科大夫,1993年开始下海经商。

其中,2019年11月,誉衡药业将手中的优质资产澳诺制药转让给华润三九,换取14.2亿元资金。澳诺制药生产的葡萄糖酸钙锌口服液、维生素C咀嚼片等产品常年排名国内市场份额前列,一度为誉衡药业贡献3成利润。

李莎出生在四川省平昌县的一个小镇,家里经济比较困难,但她自小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父亲的谆谆教导深深影响了她:“孩子,在学校一定要狠狠念书,牢记知识改变命运。”

资料显示,该并购基金整体规模为46.6亿元,其中由渤海银行通过华西证券设立华西证券汇智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参与优先级投资,出资总计30.6亿元;

与此同时,誉衡药业的整体负债率也由2018年的53.64%飙升至2019年的75.21%。

2004年,“松梅乐”鹿瓜多肽注射液进入国家医保,成为国内市场上5个骨折愈合注射剂之一,并给誉衡药业带来可观的收益。

回到支教地,她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通过网络平台,把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知识技能及相关通知精神宣传给家长和学生。

但即便是不断卖掉资产也难以补足流动性。在今年3月,有并购基金出资方告知投资人誉衡集团已完全丧失流动性。

2020年1月,誉衡集团手中持有的2.43%京东数科股权被司法拍卖,最终被国新央企运营(广州)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14.8亿元摘得。根据法律文书,这笔拍卖始于誉衡集团与华能贵诚的一次合同纠纷,誉衡集团所持京东数科股权被强制拍卖偿债。

收购完成后,朱吉满就将手中所持信邦制药股权全部质押。质押方是中信信托,至今尚未解押。

她工作着、奔波着、累并快乐着,主动把责任扛在肩上,用热忱和奉献传递爱心,提升自我价值。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出台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后,辅助用药及中药注射剂成为了医药行业过剩产能的典型,在随后的地方政策以及医保目录调整中,均被严格限制或清退出局。

并购基金再通过信托通道,成立单一信托计划最后放款给哈尔滨誉衡集团。誉衡集团通过该产品募资完成后顺利收购信邦制药21%股权,再将募资等值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给私募。

资本是把双刃剑,盲目的并购不仅拖累了誉衡药业的整体业绩也让上市公司的商誉高企。

7月7日,信邦制药及誉衡药业接连紧急发布公告,两家公司背后为同一家控股方——誉衡集团,面临破产重整。

她还协助班主任做了大量的复学准备工作,每天在网上进行两个班级100多位孩子的健康监测,监督学生英语科目的网上学习,做好教室的清洁卫生及消毒通风工作、补订学生的夏装校服……

但对于朱吉满而言,更为不利的是,过去几年医药行业的风向变了。

在资金面崩盘的情况下,誉衡集团为并购信邦制药搭建的并购基金开始坍塌逾期,随着后续兑现陷入困境。参与提供杠杆资金的诺亚财富、渤海银行相继踩雷。

她的朋友秦同学说:“那颗星星降落凡间,在每一条经过的轨迹都发光发热,温暖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龙胜一对一”爱心助学项目中,她主动请缨,前往最偏远的三门镇。那里路途遥远,从县城到家访学生家中,车程要一个半小时,加上徒步两个小时的崎岖山路,翻山越岭,有种“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错觉,艰辛可想而知。

而其控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也在2018年巨亏12.97亿元,亏损额比过去8年累积的净利润还多。近日,信邦制药预计2020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3000万元-40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5.27%-67.03%。

上市之后,誉衡药业的股价也随之不断攀升,至2015年6月,其复权后股价最高达234.72元/股,朱吉满的身价也暴涨,并于当年首度跻身胡润“百富榜”。

公开信息显示,创世安霖基金一号、二号成立于2017年4月,基金实缴规模约为5亿元人民币,基金管理人是诺亚旗下的歌斐资产。

大股东42亿股权资产被冻结

他告诉南都记者,5月,共青团广东省委、共青团广西区委,以及共青团桂林市委、共青团龙胜各族自治县委,分别追授李莎“广东省优秀共青团员”“广西优秀共青团员”的荣誉称号,以及“桂林市优秀共青团员”“龙胜各族自治县优秀共青团员”等称号。

誉衡药业公告称,由于控股方誉衡集团被破产重整,誉衡集团持有誉衡药业超7亿股股票全部被冻结,按当日(7月7日)收盘价计算,被冻结资产价值25.33亿元。其中,3636万股将于近期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拍卖。

共青城磐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参与中间级,出资8亿元,其中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私募股权基金创世安霖基金(一号、二号)出资5亿元,北京磐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磐晟磐瀚投资基金一号出资3亿元。

商誉暴雷 医药帝国开始坍塌

而信邦制药公告也显示,由于控股方誉衡集团被破产重整,誉衡集团持有信邦制药近3.6亿股股票全部被冻结,按照7月7日收盘价计算,被冻结资产价值17.22亿元。

5月9日下午,李莎在赴龙胜小学开会途中发生意外,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21岁。年轻的生命、最美的青春,永远定格在支教路上……

买下这家制药厂后,朱吉满创立了誉衡药业。之后,朱吉满将誉衡药业改造至符合GMP(国家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

支教期间,李莎除承担两个跨年级、跨学科的教学工作外,还担任了班主任助理,并协助开展学校行政办公室工作。

可以说,这一切为誉衡集团的破产重整埋下了伏笔。

2019年,誉衡药业业绩暴雷,亏损达26.62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原因主要是其一口气计提了26.15亿元的商誉减值。而导致商誉减值的原因是前两年收购的子公司上海华拓、南京万川经营业绩不达预期。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朱吉满也曾设法自救,开始不断出售资产换取资金。

16岁那年,她以四川达州通川区文科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入了华南理工大学。

在华南理工大学赴龙胜的研究生支教团队伍中,李莎年龄虽然最小,却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莎姐”。在支教团夏令营期间,她每天主动劈柴烧火,买菜做饭,为队友们奉上一顿丰盛的晚餐,她还承担起志愿活动的宣传工作。

2018年,誉衡集团的风险逐步暴露。至当年年底,誉衡药业的负债已突破50亿元。同期,誉衡药业的商誉达到33.6亿元,占总资产的35.25%。

李莎深刻意识到,教育的过程不仅在于传授知识,还在于激励、唤醒、启迪学生的自我成长意识,这是动力系统。她想做的不仅是一名师者,更是一名爱心、美德、信念的播种者,为此,她全身心投入到支教工作中。

今年3月,临近创世安霖基金到期,诺亚曾召开投资人说明会,告知投资人誉衡集团已完全丧失流动性,该产品进入无限期的逾期状态,称正努力推动其他风险化解方案,寻求有实力战略投资者、沟通协调债权人、跟踪评估债务人经营情况。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时,家人怕她有危险,一再劝阻她不要提前去支教点。她的态度很坚决:“疫情就是命令。我回校可以为小学的疫情防控工作做些事情。”

收购之后,信邦制药股价一路下跌。2017年6月3日,信邦制药股价达到9.83元/股的高点后一路向下,截至7月21日收盘股价为4.94元/股。誉衡药业在2017年6月股价约在7元/股,截至7月21日收盘股价为4元/股。

疫情期间逆行回支教地

誉衡药业是朱吉满控制的首家上市公司,在尝到资本市场的甜头后,2017年他还拿下了信邦制药。

凭借这款产品的火爆,誉衡药业顺势于2010年6月登陆A股市场。彼时,朱吉满还曾感慨:“终于可以不缺钱了。”

朱吉满掌舵的誉衡集团,起源于黑龙江一家正在破产清盘的药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