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财险坠落成败皆因高收益理财险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夏子轩  发自广州

西水股份与天安财险牵手十年,终到分手之时。

对于是次特区政府未一次性放宽所有措施,几位受访者表示赞同,同时希望市民保持警惕,避免疫情个人松懈产生的防疫漏洞,再次暴发。宋先生还呼吁市民积极参与普及社区检测计划,以促进健康码的推出,让生活早日回归正轨。(完)

8月27日,西水股份收到上交所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结合相关会计准则,及公司所持新时代信托产品的具体构成、底层资产、担保物情况等,说明公司资产减值测算的具体过程。

图为集中开工仪式现场。陈超 摄

此后,为了解决理财险的兑付问题,天安财险从此展开了一连串的资产处置、现金回笼的动作。

感谢媒体和社会各界对学校工作的关心和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天安财险2019年分别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减持兴业银行(16.120, 0.00, 0.00%)34850万股,将其持有的兴业银行4.98亿股股权对应的收益权转让给华夏人寿。

上述审计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从7月份天安财险被银保监会接管后,母公司西水股份不再拥有对其的控制权,而合并财务报表的合并范围应以控制为基础,因此这次出表是符合会计准则规定的。

天安财险成提款机 ?

记者随后走访多间食肆,不少食肆负责人表示自今日起会直接营业至10点,相信营业额会有所好转。梁先生工作的串烧店过去只做晚市和宵夜,每日下午6时开门,但疫情发生后,门庭若市景象不再,最差时一天只有200多元港币入账。“现在改为中午11点开业,又尝试做午市套餐,还申请了政府防疫基金。”他感叹近期香港餐饮业较难,如今能放宽堂食时间,会有一定帮助。

7月17日下午,银保监会发布消息称,依法接管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四家保险机构和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两家信托机构,接管期限为一年。 

根据天安财险披露的投资收益情况,2019年,天安财险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为21.75亿元,去年同期为40.18亿元,同比减少19亿元;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为-38.9亿元,出现巨额亏损。

此次演习兵力主要包括俄北方舰队30多艘水面舰艇、潜艇、辅助船等,以及20多架作战飞机、岸防部队和防空部队约40件武器装备等。据俄罗斯《红星报》消息,参演部队从7月7日开始集结。

这次事件也反映出学校在学生宿舍建设和管理服务方面还存在短板和不足,近期学校将通过多种渠道广泛听取学生在后勤管理方面的意见和建议,进一步改善办学条件,提高管理和服务水平,为人才培养做好各项服务保障。

两江协同创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上述项目开建意味着两江协同创新区渐趋完整的创新创造生态链正在加速生成。

“除了股利分配之外,天安财险的经营一律计入其他综合收益,任何变动都无法影响西水股份的当期损益,就算将天安财险卖掉,也只能将其计入留存收益。从此西水股份将不会被天安财险所拖累。”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某审计师说道。

2010年,西水股份开始入股天安财险,通过参与股权转让,增资扩股等方式,2015年11月,西水股份实现持有天安财险50.87%的股权,成为天安财险的控股股东,从此,天安财险被上市公司西水股份合并报表。

西水股份此次将子公司天安财险出表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止损行为。天安财险是西水股份的一项重要主营业务,营收占比91.59%,剥离天安财险意味着西水股份的营收将失去9成。

“天安财险投资端的亏损是很离奇的,因为合规决策程序没有发挥作用。一般情况下,认购一款信托产品产生问题后,再购买肯定会慎重考虑,但是天安财险一直亏一直买,甚至没有做到分散投资,这里面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9月12日,广东某保险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投资业务崩盘是天安财险亏损的原因之一。

“如果一家企业已经与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就不需要单独上市了。因为上市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融资,如果股东在能融资的情况下可以对子公司增资,保险公司也并不一定有上市的需求。”9月13日,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一位审计师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前据媒体报道,近日,因公开批评学校后勤集团在学生宿舍安排上存在问题,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郑强遭到所在学院的通报批评,并取消其两年的评“优”资格。

据俄新社消息,此次演习是按照2020年俄军演计划实施的,主要演练课题为多兵种协同完成战斗任务。整个演习过程将持续数天,期间演习相关水域和领空都处于封闭状态。(完)

“关联方通过保险子公司对外融资,将资金认购自家的信托公司的产品,这几次踩雷的信托产品,市场上很少有相关的信息,对于投资标的和抵押物也很模糊。资金有可能被用至其他相关联的公司,形成闭环。”上述分析师表示。

北京理工大学重庆创新中心在先进车辆、新一代电子信息、智能化和大数据及新材料等领域组建了院士工作室,并与长安汽车等多家单位建立全面合作关系,正推进汽车雷达、三峡库区边坡灾害监测等10余项科技成果的转化。

7月份西水股份连续涨停,11个交易日上涨73.7%。8月份天安财险因踩雷新时代信托,8月27日发布半年报披露,扣非净利润巨亏271.08亿元,次日开始股价又连续数个跌停板,和最高点相比跌去了63%,被誉为妖股。

天安财险与西水股份纠葛已近十年。

西水股份巨亏的核心原因是为天安财险计提577.45亿元减值。今年上半年天安财险净亏损达到646.7亿元,净资产为-359.85亿元,已经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被接管的6家经融机构资产规模超过1.2万亿元。天安财险在新时代信托、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有高达586.44亿元的信托产品投资。

9月8日晚间,西水股份(600291.SH)发布公告称,公司对子公司天安财险的投资,由原先按成本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变更为按照金融工具核算。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华中科技大学官网、楚天都市报

天安财险是否已被关联机构操控成为资本工具,投资端是否为它们“卖命”,目前还没有定论,但由于天安财险投资端的失败,间接损害西水股份和投资者的利益,甚至面临退市的风险。

一家中型保险公司业务人士对记者表示,天安财险为补流动性“窟窿”,卖掉了许多优质资产,而这一举动却也引发了投资收益的缩水及整体盈利状况的堪忧,更为持续填补流动性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中环上班的宋先生直呼“方便多了”。“昨天晚上快8点下班,回家已将近9点,要赶在15分钟内吃完晚餐,今天就不用那么赶了。”他表示,平日工作较忙,基本都在外就餐,时常需加班到7点半以后。但等买好外卖拿回家,饭菜也凉了,很影响就餐体验。如今开放到10点,方便不少。宋先生还笑言,自己已很久没到电影院观影,现在尤其期待诺兰的新作品《TENET天能》(内地译《信条》)。

香港7月初暴发第三波疫情后,一度出现连续数日确诊过百的严峻形势。特区政府立即收紧多项防疫措施,关闭包括电影院、健身房等在内的14类场所,餐厅亦限制堂食时间等。至8月底,每日确诊数已回落至个位数,严格的防疫措施效果显现。为回应市民诉求、平衡经济民生,特区政府2日宣布放宽防疫措施,并表示会根据疫情发展趋势逐步进行调整。

记者从活动中获悉,截至目前,两江协同创新区已签约引进高校、科研院所、人才团队等设立的研发类项目28个,共建设团队70个,总人数800余人,其中院士12人。

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中国保险业迎来了大整改,“134号文”监管政策的出台以及“保险姓保”等市场方向的引导,天安财险被迫停止出售理财险产品,导致其净利润当年同比骤降90%。

财报披露,天安财险认购新时代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行的信托计划共计28笔,合计投资本金284.44亿元,应计利息11.76亿元;应从华夏人寿及天安人寿回购的27笔信托产品,本金为302亿元,应计利息为46.14亿元。

两江新区是中国内陆首个开发开放新区,集聚了重庆众多创新资源。重庆两江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志杰在此次开工活动上表示,要把两江协同创新区建设为全球创新资源和要素的集聚高地;成为促进大学、大院、大所联合开展协同创新的合作高地;成为促进科技创新、产业创新,以及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策源地。

9月12日,天安财险一匿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天安财险的保险产品是合法合规的,就如同我们一直以来努力为客户兑付一样,并且天安财险在经营方面的利润也有所增长,但是投资收益亏损自己也无可奈何。”

当日集中开工13个重大工程项目,包括北京理工大学重庆创新中心、联合产业孵化基地及创新工坊等。

8月27日晚,天安财险披露了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情况。上半年天安财险亏损达到646.7亿元,净资产为-359.85亿元,投资业绩发生重大变化,投资收益率为-116.13%,债权投资减值损失577.45亿元。

变更后,公司不再将天安财险纳入西水股份的合并财务报表的合并范围。预计归属于母公司的净资产将增加约18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亏损将减少约184亿元。

张先生是一位在读博士,生活规律健康,疫情发生前会坚持到健身房运动,平均一周1到2次。在他看来,健身房相对方便,不同种类的器械,能有效完成力量及肌肉训练。且炎炎夏日,户外运动较辛苦,健身房的冷气充足会比较舒适。他又直言在家自觉性较低,难以坚持锻炼。但适当运动对身体有益,还能舒缓压力,因此健身房开门就会积极“帮衬”。

张小姐住在上环一处共居空间,厨房与其他住户共享,无法“餐餐自煮”。“大概三四成时间会自己做,在外面买回来吃比较多。不过香港外食方便且品类众多,现在开放堂食至10点,就多了一个就餐选择。”共居是青年比较新颖的生活方式,惟疫情之下,风险增加。不过,张小姐告诉记者,这里的租客基本未有因此退租,反而在公司规定的“在家工作”期间,于共享工作间中,获得了不一样的体验。

换句话说,西水股份瞬间满血复活,在短短几个月内经历了业绩“过山车”。天安财险先被并表再被出表,曲折离奇的操作表象是股价大涨大跌。

不仅如此,天安财险还通过信托产品的提前到期、不动产投资项目处置、提前支取定期存款等方式筹集兑付资金。

有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时代信托发行的产品均是金融机构股权质押产品,质押的多为哈尔滨银行、新时代证券等金融机构的股权,这和其他信托公司热衷发房地产信托和政信信托完全不同。

据俄国防部消息,当天北方舰队反潜舰和直升机还演练了潜艇搜索和鱼雷发射等科目。

在接受采访的众多市场人士看来,这次天安财险巨亏事件背后与华夏保险、新时代信托等机构有关,疑似存在自融问题,且报表显示,天安财险长期处于流动性困境,投资业务长年亏损,保险业务努力经营却已无力回天。

起家高收益理财险埋风险 

同日,俄空天军图—22M3远程战略轰炸机在指定水域对400公里外的假想敌群发起了远程巡航导弹打击。

2020年,天安财险在一季报中指出:“公司一年以上综合流动比率为74.71%,说明公司长期资产负债匹配不够充分,2021年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联合产业孵化基地作为两江协同创新区首个聚集多个高校创新平台的物理载体,入驻主体包含长春理工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吉林大学、中国药科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华东师范大学、重庆交通大学等近10所高校科研实验平台。项目涵盖由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应红、欧阳明高、郭万林及赵天寿领衔组建的院士工作站,以及约40个科研团队、近400名科研人员组成的科研力量。

9月12日,上述保险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关机构是资本运作的高手,天安财险只是一个背黑锅的角色,因为他背靠上市公司,换做是另一家相关的上市金融机构,也会有同样的结局。

并表西水股份后,天安财险借助投资型财险快速做大业务规模。2016年,得益于理财险的意外热卖,天安财险实现总资产由125亿元到1600亿元的跨越,跻身保险行业千亿俱乐部。

一位天安财险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理财险对于保险公司而言,一是来钱快,二是业绩报表可以做得很好看。监管规范理财险一方面是因为当时这类险种的规模太大需要监管;另一方面是因为健康险和寿险亟须发展,保险公司不得不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