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数字化应用和变革是大势所趋

北京时间8月20日晚,阿里巴巴集团发布2021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季度内,阿里巴巴集团核心经营指标全面超预期。2020年6月,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跃用户较2020年3月增长2800万,至8.74亿。

“疫情加速了消费者生活方式和企业运营模式的数字化进程,我们也很好地把握了由此带来的增长机遇。”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说,“我们运用阿里巴巴整个数字基础设施的能力,来支持各行各业的复苏,同时通过满足疫情后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偏好,成功扩大并丰富了我们的消费者基础。”

面临阻力和困难,回避不是办法,正视困难和穷尽各种方法解决,建设自主可控的“B计划”,才是唯一可行的选择。此次中科院提出的科研任务清单,正是攻坚克难、突破重围的积极应对举措。

疫情期间,阿里巴巴旗下智能搜索App夸克推出了“肺炎疫情实时动态”专区,一方面聚合来自官方机构、权威媒体发布的疫情动态资讯内容,一方面推出了“同行程查询”、“确诊小区定位”、“医生在线”等AI工具,从信息服务到决策辅助,服务上千万用户。

当天晚间的分析师电话会上,张勇表示,疫情对社会经济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但也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我们坚信数字化的应用和变革是大势所趋。”

而且,可以看到,在此问题上,中科院已经有了大的思路。如首先解决体制问题,目前已设立创新研究院、卓越创新中心、大科学中心和特色所四类机构,根据科研性质不同进行分类定位、分类管理、分类评价、分类资源配置。同时,也对不同的科研项目设立先导专项,分为A类先导专项,面向国家重大需求;B类先导专项,主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C类先导专项,与企业合作,解决“卡脖子”问题。

科研创新的规律之一是循序渐进。在此方面,半导体芯片的研发极具典型意义。芯片研发在中国起步较晚,围绕芯片的各项技术非常复杂,涵盖设计、制造、封测等主要环节。我国在前两个环节与世界顶尖水平都还有差距,原因当然很多,但可以主要归因于科研机制和环境、时间积累和人才激励。

消息一出,引发广泛关注。

依托数字化的新型基础设施,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转型升级潜力都在加速释放。而持续创新的能力,则是阿里巴巴为市场创造信心的源泉。

还是从芯片研发看,小小一枚芯片涵盖了人类多重科技知识与工艺,包括材料物理、光学、电子学、数学、化学等基础理论,还有上百年积累的机械制造、化工技术与工艺。这就需要多方面才能的科技人员齐心协力攻关,才有可能突破。

“我们把‘卡脖子’的清单变成我们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9月16日,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了中科院“率先行动”第一阶段实施进展情况,并表示要在第二阶段把美国“卡脖子”的清单变成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包括航空轮胎、轴承钢、光刻机等,集中全院力量聚焦国家最关注的重大领域攻关。

科技创新和强大,是国家发展的强大基础。而在科技发展进程中,既有有心栽花的成功,也有无心插柳的突破。前者在各国国家意志和竞争的项目中多有体现,如“曼哈顿工程”“阿波罗计划”和“人类基因组计划”,在中国也有“两弹一星”。

以直播行业为例,2021财年第一季度,淘宝直播GMV增长超100%。这一商业模式的创新,帮助商家在疫情期间保持和消费者的高频互动,更是让手机数码、家装、家电等原本被认为“不适合直播带货”的产品在淘宝的直播间里保持高速增长。

可以说,强有力的国家意志,是技术研发的重要推动力。因此,聚焦“卡脖子”清单、构建中国的“B计划”,是实现高质量发展与核心技术突破的必答题。

在疫情的催化下,更多人加速拥抱数字化的生活方式。和普通用户关系紧密的信息消费领域,数字基础设施领域的创新价值也在不断显现。

在这方面,有大量工作要做,还有海量认知要更新。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改善科研环境以及社会人文环境,改变科研评价体系,让人才把最多的时间和最大的精力放到科研上去。先把基础打牢,把每种高精尖产品所需要的成套规模落实,才谈得上在未来出成果。否则,就有可能违背规律,甚至出现套壳造假事件。

当然,在解决卡脖子清单的科研攻关项目时,也需重视相关的基础研究。既要针对“短板”久久为功,扎实做好基础研究,也要着力于新领域的开拓和创造,将中国的人口优势转化为人才优势,创造出其他国家“求而不得”的核心技术,这也是避免“卡脖子”的另一条重要路径。

对此,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既要想方设法“弯道超车”,更需扎扎实实地“紧跟不舍”。所以变“卡脖子”清单为任务清单之余,要在尊重科学规律的基础上有定力、肯投入,更要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机制,通过机制的改革去激励科研人员静下心来创新和打磨新产品。

科研机制和环境具体体现为成本投入和收益。动辄成千上万亿元的成本投入,一般企业难以承受,而其回报周期也是以数十年为计,还不一定能收回成本。而芯片行业本身迭代很快,技术要求又极高,想要和头部企业并跑都非常难,何况还要赶超。

因此,这既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一个管理问题。如果把技术看成是“硬件”的话,合理的管理方式就是必不可少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