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七夕两岸婚姻家庭的“小欢喜”与“小别离”

新华社北京8月24日电 题:素描七夕:两岸婚姻家庭的“小欢喜”与“小别离”

8月25日是农历七月初七,即“七夕”。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古老传说,使这个夜晚成为中国的“情人节”。对已相伴二十余载的两岸夫妻许文骏和蒲林丽来说,“爱”字早嵌在“我为你学闽南话”“你陪我回大陆发展”的生命经历里。

七夕前夕,夫妻俩拿到新购置房子的钥匙。“希望赶紧把小家装修好,往后余生,有我有你。”杨仲涵说,一家三口在一起就是最好的七夕礼物。

“刺杀操不只练‘技’,更练‘气’。”连长董全丰说,松骨峰阻击战,连队以气胜钢,把敢打敢拼不怕死的英雄气融入连队血脉。战争样式虽变,但敢于亮剑、勇于牺牲的精气神永不过时。

1987年两岸恢复民间交往以来,一段段“海峡情缘”甜蜜来袭,已有逾39万对两岸配偶“牵手”,并以每年约1万对的速度增长,为“爱”留在大陆也成为不少台胞的选择。

硝烟散去,使命犹然。连队在传承“逢敌亮剑、以气胜钢”的松骨峰精神中不断锻造陆战新锐。

70年前,该连“气”多“钢”少,以“气”胜“钢”杀敌创辉煌战绩。70年后,新装备陆续列装,“钢”多了,连队官兵“气”盈“骨”更硬。

有感大陆的快速发展和惠台政策不断出台,尤其是2006年大陆宣布开放符合规定条件的台胞在大陆申请执业注册和短期行医政策,夫妻俩决定回来“闯一闯”。2007年,他们便带着儿子回到陕西咸阳,在一家社区卫生服务站工作。

彼时还是两岸恢复民间交往初期,这段当时双方家长看来“不靠谱”的感情却在日渐繁密的联系中生根发芽:许文骏钟情蒲林丽的“漂亮、机灵、大气、直爽”;蒲林丽虽口中嫌许文骏“不会甜言蜜语”,其实欣赏许文骏的“诚恳、忠厚”。

而对于25岁的台北女孩妍熙来说,“牛郎织女的无奈”是她现在最真实的心情,按照原计划,此刻她本该满心欢喜地筹备着婚礼。

这些“首次”,是连队官兵勇当陆军转型探路者的缩影。

吴新宇总结经验,精练巧练。2019年第二次参加教练员比武,他一举斩获“金牌教练员”称号。

从看车速表定速,到听发动机声音定速,凡长征练就“人车合一”,带领方队全程定速通过检阅台。

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中,上士凡长征作为方队基准车驾驶员,要做到分毫不差,就必须和20多吨重的装甲车“人车合一”。

作家魏巍在《谁是最可爱的人》里描述的战斗场景感动几代中国人。

面对敌人轮番进攻,官兵战斗至弹药殆尽,用枪托、石头,甚至牙齿撕咬杀敌。这场战斗,全连牺牲111人、仅7人幸存,成功阻击美军第二师九团南逃。此役,该连荣立特等功,荣获“松骨峰特功连”称号。

受台湾方面疫情防控措施影响,刘翎已8个月没见到在台湾的丈夫赖宣甫了。他们结婚12年来,这样长时间的别离还是第一次。“很想他,也很担心他。”看着微信里的对话记录,身在云南的太太哽咽了。

如今,邱秉荣在成都经营一家KTV,今年初夫妻俩有了宝宝,岳父母帮着照顾孩子。太太定期陪丈夫回台探望父母,一家人的生活踏实而甜蜜。

如今,驾驭数字化装备的他们,正朝着建设数字化新质作战力量的目标阔步前进。

“另一半是天津人,我们1月23日在天津登记结婚,3天后我就回台湾了。”妍熙在微信上告诉记者,由于丈夫没法入岛,他们在台湾的结婚手续拖到现在都没能办理。“希望能尽早见到他,我们因为爱走到一起,不希望被政治原因影响。”

去年5月,全连全员全装千里机动,参加实弹检验和实兵对抗演习。指导员彭陈头部负伤,仍坚持全程指挥官兵参加演习。实弹检验中,全连导弹命中率100%,火炮命中率90%。

今年,连队承担旅数字化装备效能射击试验任务。董全丰带领官兵铆在训练场,摸索装备性能,挑战步战车极限射程,探索步战车多型弹药对钢筋混凝土目标射击效果,获取了全面效能数据。

夫妻俩在昆明经营一家农场,丈夫不在身边,刘翎必须一肩挑,异常忙碌。

“只有得第一,才能无愧‘松骨峰特功连’。”比武归来,吴新宇自豪地将奖牌挂到连队荣誉墙上。

在连队成绩单上,有众多陆军“首次”——首次极寒条件下数字化装备先期探索,首次进行直升机接替指挥试训,首次实践合成营全域机动作战……

妍熙坦言,因为工作,未来自己可能还需要台北和天津来回跑,“聚少离多”仍会是他们婚姻生活的常态,但相信“别离虽有,欢喜却常在”,也计划着把工作重心更多地放在大陆。

“这支部队的先头连(三连)就匆匆占领了汽车路边一个很低的光光的小山岗,阻住敌人,一场壮烈的搏斗开始了。敌人为了逃命,用三十二架飞机,十多辆坦克和集团冲锋向这个连的阵地汹涌卷来。整个山顶都被打翻了。汽油弹的火焰把这个阵地烧红了……”

“七夕节最想告诉他,有你相伴的日子,即使平凡也会浪漫。”她说。(采写:陈舒、孟佳、蔡馨逸、余里、曾维、庞峰伟)

现代战争,刺刀见红的对抗模式渐渐淡出,可在该连,刺杀训练是必训课目,这是坚持数十年的传统。

吴新宇是八班班长。八班是以松骨峰阻击战中“活烈士”井玉琢命名的“井玉琢班”。

“因为我开车,他最挂念就是我的安全,如果很晚还没接到我的信息,他就着急地拼命找我。”说起丈夫的关爱,刘翎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吃饭时间到了,他就会催我放下手里的活儿,担心我为工作不顾健康。”

在许文骏和蒲林丽看来,两岸婚姻没什么特别“保鲜剂”,关键是多沟通、多包容。“我们组成家庭二十年,在两岸都生活过,经历很多磨合,发现最重要就是真诚以对。”蒲林丽说。

“他喜欢肉包、馄饨,我喜欢吐司、奶茶。他吃面条水饺得就大蒜,我闻到蒜味就想吐。我是台湾宜兰人,李阳是北京人。我们一南一北的结合,除了爱情几乎没有共同之处。”杨仲涵生动描述自己和另一半的差异,笑着说,“但我还是选择为爱远嫁2500公里。”

入伍4年的吴新宇已两次代表连队参加教练员比武。2018年,他日夜苦练备战,虽然从10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但无缘第一,吴新宇觉得愧对英雄连队。

由于工作或探亲等原因,“聚少离多”是不少两岸婚姻家庭遇到的“无奈”,而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发,让这场“小别离”似乎比以往都要漫长。

为爱留在大陆的还有台北人邱秉荣。“因为工作原因,我调到成都,一来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接着又遇到罗承,我就更不愿走了,现在我们结婚8年了。”

1997年,24岁的许文骏从台湾来到陕西中医学院(现陕西中医药大学)求学,在一次聚会中邂逅了自己生命中的“小欢喜”——咸阳女孩蒲林丽。

2000年,两人领证结婚。隔年,因体谅先生常年与家人分离,蒲林丽选择陪他回台湾生活,还为此学了闽南话。她说,两人在一起,就是要彼此体谅和支持。

结婚、生子,转眼间,30岁的杨仲涵在北京已6年。“在大陆生活肯定和在台湾有些区别,但两岸婚姻的有趣正在于这些不同,我们可以给彼此带来不一样的体验,这几年我的口音都变了不少呢。”

“‘松骨峰特功连’的兵,只有为连队争荣誉的义务,没有给连队丢脸的权利。”他甚至把脚踩踏板的角度记下来,就连休息睡觉也把脚抬到相同角度,强化成肌肉记忆。

去年11月,连队机动到零下20摄氏度某地域参加演练。他们第一个突破防御、第一个攻入“城区”、第一个占领制高点,打出了“松骨峰特功连”的无畏气势。

“去年底,宣甫因为妈妈身体不大好回台湾去探望,正好他身体也出现一点问题,要回去调理。没想到这一走,就到现在了。”刘翎说。

“三连”,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112师335团1营3连。1950年11月,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3连坚守松骨峰。

往年七夕,夫妻俩都会一起享受烛光晚餐,然后牵手出去散步。今年这个日子不能在一起,刘翎虽觉遗憾,却丝毫不责备先生的缺席。“我知道他时刻关注着我,就像一直在我身边一样。”